舍得年份酒十年图片(舍得十年的酒多少钱一瓶)

huafeng1103 酒价格舍得年份酒十年图片(舍得十年的酒多少钱一瓶)已关闭评论2字数 9704阅读模式

本篇分为四个部分

公司过去的几个阶段公司核心领导层的印象及评价

3、公司目前的情况及家底评估

4、公司估值情况及买卖点

1、公司过去的几个阶段

近来,粗粗地把舍得酒业近20年的年报读了一遍,感觉每个企业的发展都真的不容易,舍得酒业的前身,就是当年响彻大江南北的沱牌曲酒,我记得有一句广告很有感觉,悠悠岁月酒 滴滴沱牌情。这比现在的智慧舍得,更有时代的代入感。

舍得酒业的前身为四川省射洪沱牌曲酒厂,1988年10月,该厂主导产品沱牌曲酒被评为中国名酒,1993 年3月3日,射洪沱牌曲酒厂部分改制,与工商银行四川省分行总府支行等共同发起设立四川沱牌实业股份有限公司,1993 年7月28日成立,成立时的注册资本为人民币 1亿元。1996年5月,公司向社会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 3,300 万股,股本总额由1亿元增至 1.3亿元。 1996年名称变更为四川沱牌曲酒股份有限公司,并向全体股东每10股转增10股,股本总额增至 2.6亿元。公司1998年按 10:3向全体股东配售股份,股本总额增至 2.98亿元。2000年按 10:3 向全体股东配售股份,共计应配售0.9亿股。2000年11月13日此次配股完成后,本公司股本总额增至 3.37亿元。

1996年5月24日公司上市,1997年年初市值大约30亿元,年底市值约为60亿元,1997年的营业收入为8.5亿元,净利润大约为1.8亿元,静态市盈率为20-40倍之间震荡。其中之后的1998-2010年,12年的时间,营业收入都在8亿元上下浮动,最多为2000年的9.4亿元,最低为2009年的7.2亿元,盈利最多为2006年的2亿元,最少为2002年的0.1亿元,十年之内没有亏损年度的出现。股票基本没有增长也没有收入大幅度下滑。其中公司股票市值最高为2010年底的83亿元最低为2005年年中的11亿元

2011年到2020年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为2011年-2015年,天洋集团入住前和2016年-2020年天洋集团入主后。第一个阶段2011年-2015年,其中2011年公司改名为沱牌舍得酒业公司,十年孕育的舍得品牌开始崭露头脚。

2014年11月底公司启动改制工作。2015年11月底天洋确定要控股入住。第一个阶段这五年中,平均营业收入为15亿元,最高是2012年的19.6亿元,最低为2015年的11.6亿元。净利润最高为2012年的3.69亿元,最低为2015年的0.02亿元,市值最高为2012年的95亿元。第二个阶段2016年至今天2020年10月15日,最高营业收入为2019年26.6亿元,净利润2019年的5.1亿元,市值最高为2017年的148亿元,最低为2016年和2018年的76亿元。

从2020年到----2022年1月混乱期,是第3个阶段,准确地说是2019年11月对网络传闻澄清开始的,天洋退出,复星系接盘,这个阶段是舍得高光时刻,股价一路飞奔向上走。关于天洋占用资金并冻结,复星系怎么接盘的故事,网上有很多,吃瓜群众也是满足了一次吃瓜盛宴,至于是不是从这次吃瓜中吃到肉,那是个人爱好和水平的问题了。这个阶段市值最高是2021年年底的860亿元,最低为2020年3月底的78亿元,真正实现了1年10倍的网络暴富现实。其中净利润从2020年的5亿元增长到了2021年的12亿元,增幅大约1.2倍。

现在市值(2022年8月)520亿元左右,是2020年低点的6倍多,是高点的0.6倍,市盈率为37左右,这个位置是高还是低?仁者见仁,反正这个位置我觉得有点尴尬,复星集团到底能不能经营好这个老酒,只能拭目以待,再观察观察。

股价的波动是无序的,但是既然是波动肯定是原因的,或者消息,或者业绩,或者无厘头,总归是有人想让你看见你愿意看见的东西,分辨成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才能拿得住而获利或者甩得出而不后悔。舍得也一样,无论怎么说,2022年1月6日,股权问题尘埃落地,复星集团正式变更手续,其实这段混乱期算起来还是得追溯到2019年的11月那份澄清报告。2022年1月6日,市值733亿元,是最高点市值的0.85倍,是现在市值的1.4倍。

1995年年底舍得酒业(当时叫沱牌曲酒)营收5.2亿,净利润约6000万元,总资产6.1亿元,净资产2.2亿元,当年的净资产收益率为27.3%。网上能找到的贵州茅台1998年营收6.28亿元,净利润1.47亿元。五粮液1995年营收9.15亿元,净利润那时候估计还是亏损吧,1998年净利润600万元。泸州老窖1955年营收7.17亿元,净利润1998年为亏损4500万元。这些数据现在来看,只能说明当时的舍得酒业和当年的明星茅台五粮液等一线酒来比,都基本是同一梯队的小伙伴,后来走着走着就散了,原因是多种多样的,只有当事人才能说清楚当时的情况,我们外人都只是根据事实来想象为什么会这样,根据过去的故事来更好地面向未来。

2022年-20XX年,是舍得酒业最新的发展阶段,这个阶段不知道有多长,也不知道经营结果会怎么样,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跟舍得挺像的是酒鬼酒,由中粮集团入住,也是十倍股,所不同的酒鬼酒背靠的是国企中粮集团,舍得背靠的是知名民企复星集团,很有意思的是二者的营收和市值基本上也是大差不差,低端酒和高端酒也都有布局,连香型也很有意思,给我们一个观察商业发展的好镜子。

一般茅台是第一档,不跟其他人玩,其他也够不上档次跟他玩,五粮液是寂寞的龙头老二,老窖汾酒加洋河是第三名争夺的混战,舍得酒鬼是第二梯队的佼佼者,其他一些古井水井今世缘等都是地方强诸侯。

对于新阶段的舍得酒业,我愿意从管理层入手而不是最新的财务报表情况来观察,因为这刚刚度过的混乱期,用老舍得人是正确的选择,比发展更重要的是稳定军心,保证产品质量和员工的稳定性,天洋来了又走了,肯定不是像鸟儿飞过没有痕迹,特别是中高管理层,在天洋入股的这四五年中,必然有部分人明着或者暗里心里有鬼,也怕秋后算账,用舍得老人能压得住阵脚,稳住之后再图发展。

2、公司核心领导层的印象及评价

张树平,股权改革之后现任舍得酒业目前的董事长,翻翻他的简历,很有意思,他几乎从来没有干过一把手,从1996上市之初就是公司的常务副总经理,政工师出身,那时候他36岁,距今已经过去了26年,按照当时的行政级别,应该是副科级,按照现在的级别,应该是副县级待遇。

1996年到2015年,在这20年当中一直都是作为李家顺先生的副手(副董事长,常务副总经理),参与公司的经营活动,说是千年老二一点不为过,期间2000年-2002年短暂经过了余明阳担任总经理的时段,在这期间,推出了舍得这个品牌。可以说这短时间,是积极配合也好,是无奈之举也好,总之李家顺不退,张树平就永远是二把手,从上市之初的沱牌曲酒到2012年改名字的沱牌舍得,都是李家顺任期内干的事情,直到2016年改为舍得酒业,那是天洋集团干的事情,跟张树平关系也不大,最多也是执行而不是决策。

2016年天洋入局舍得,随同2016年6月李家顺被解除舍得酒业董事长的同时,张树平被解除董事会董事的职权,这时候蒲吉洲进入董事会,老舍得人仅有1人在董事会任职。2017年蒲吉洲和张树平同时入选董事会,占据三分之一的董事份额,任期2017-2020年,张树平职位仍然为副董事长和常务副总经理,这里二把手都算不上了,我理解为天洋公司的人已经占据了董事长和总经理的职务,而1996年-2015年这两个职务都是李家顺一个人担任的。

经历了2019年年底-2021年的天洋占用资金的混乱期,为了稳定军心,同时也使企业的正常经营不受到太大影响,董事会现在由张树平,蒲吉洲两票,主管经营活动和企业发展,另外复星集团出了4个人,牢牢的把握舍得酒业重要的决定权,这种方式是妥协的结果,也是目前最稳妥的一种方式,不能因为外部股权变更而拖死了一个优秀的企业,估计也是射洪县政府的意思,毕竟还有6000多员工都要指着酒厂来养家糊口,稳定压倒一切。

综上所述,现任董事长张树平是一个老舍得人,是一个对舍得肯定有深厚感情的人,一生的青春年华都献给了舍得,毕业就进厂,30岁就是高层,今年他已经62岁,不出意外,这个任期应该是他最后一次的任期,我们不能低估一个老创业者的初心和决心,但是能走多远,谁也说不准。

李家顺,一个老舍得人,带领着一个小酒企,然后企业成功上市,但是从上市之初的全国知名酒厂到2015年卸任之时舍得情况:(2015年,营收11.56亿元,净利润200万元,对比上市之前1995年,营收5.2亿,净利润6000万元。),他一直是一把手,不论是有心无力,还是无心无力,都不能说经营得很好,一个时代一批人,长江后浪推前浪,不更新思想,不寻求企业随着社会的变化而变化就是极大的错误,特别是对于身居高位的那些国有企业经营者,国家公务治理者们来说,五粮液被茅台弯道超车,泸州老窖自毁长城,洋河股份早就蓝色旋风等,都是这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很有意思。

蒲吉洲,现在理论上的二把手,也是经常给舍得酒业站在前台的人,1991年进入沱牌酒厂,从技术员开始干起,2001年就被选为董事会成员,可是从2005年卸任之后一直到2012年重新被聘用为副总经理,然后一直到2016年天洋入局,他还是副总经理,然后就到了今天,时年51岁,薪酬为年薪263万,天洋时期薪酬大约130万,算是工资翻了一倍,2015年之前年薪大约70万左右。这么来算,换个老板,高管工资翻一番,哈哈,也挺好。

据说舍得酒业现在推行的主战略老酒战略就是蒲吉洲在主要负责,从这两年来看,市场认可舍得的这个股价,很大程度上来说也是冲着老酒战略来的,12万吨老酒,价值大约200多亿,曾经低点跌破300亿市值,那时候的买点就是舍得多年储存下来12万吨老酒而引发的套利,但是这些酒能不能卖出去,什么价格,什时候卖出去,那就要看公司经营者的策划能力和团队的执行力了,而从蒲吉洲的发言来看,他似乎很懂酒,很懂老酒,今年也正是年富力强的年纪,一个白酒行业30年的老兵,给他时间,我们可以继续观察其行动和经营结果,2022年股权尘埃落定, 这才刚刚开始。

对于以上三个人是舍得酒业近20年来经营方面重要的人物,其他人员的一些八卦,有兴趣的网络上自己搜寻,也很有意思,不再赘述,下面是第二个方面,扒一扒现在的舍得酒业到底值多少钱,估一估将来的舍得酒业会值多少钱以及什么样子的投资机会才是我认为的机会。

3、公司目前的情况及家底评估

认识一家企业的现状,只能以拍照片的形式,啪的一声,就定格在了2021年12月31日,也就是舍得企业的年报中论述的那些事实才是我们应该认为真实的事实,但是企业是发展是每时每刻都在变化的,但是你能说2022年8月的舍得就能比2021年12月的舍得优秀了一倍吗?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股价往往会涨个一倍,从2020年到现在的股价涨了何止一倍,这是市场先生疯了,我们不能跟着疯,要冷静。

这里只谈数字之间的关系,不谈股权变化导致的增值等,复星比天洋优秀,张树平比李家顺优秀,郭广昌比蒲吉洲优秀等等是否正确,公婆说的都有理,谁要是认真,那就是输了,可以有所期望,不能把期望当成事实,而期望每个人都是不一样,所以股票估值这个玩意,也算是玄学的一种,玄而又玄,哈哈。

先看2021年的资产负债表,搞清楚这个企业明面上的家当如何,其实看完白酒企业之后,就很难再想看其他类型的企业了,因为从各个指标来看都没有可比性,特别是报表的负债方面,毛利率和净利率方面,存货方面,现金储备方面,类现金资产方面等等,爱得不得了,所以在市场上待的时间比较长的老鸟都说,只看白酒就能财富自由,这不是吹牛逼的,林园,但斌,段永平,乐趣,唐朝和董宝珍等中国价值投资者绕不开的这些网络名人,一个茅台就让他们赚的足够多的钱了,你还真别看不上,过去赚钱的这些人大概率将来还是会一直赚钱的,回归舍得,两年10倍,也是刚刚发生的事情。

资产合计73亿元,其中类现金资产33亿元,负债29亿,没有长短期有息负债,占比较高的是其他应付款,明细如下:

主要是计提经销商折扣和市场开发费,我理解的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完成任务量的返点费用吧,看了几家酒企,就洋河比较特殊,他把经销商的返点放到合同负债里,这说明洋河股份了啥呢?我再想想,后续我再学习学习,大部分酒企都是放到了其他应付这个科目里,万能坑里填万物。

2021年这一年的经营中,不知道复星集团到底赋予了舍得酒业能量没有,年报中书面信息显示,是2021年出线复星56处,天洋56处,郭广昌40处,主要都在关联方和高管履历这一块,其中关联交易这一块显示0.68亿元,这是明面上的助力,从前五名销售对象来看,看不出跟以前有何异常,再继续观察吧。

根据年报显示,舍得酒业现在最重要的战略就是老酒战略,可以说集全公司之力搞这个战略,喊出的口号就是每一瓶舍得酒都是老酒的口号,年报中也把企业的销量增加归结为老酒战略的成功,2022年年度规划展望中也是多次提及老酒,基本上是年报中出线频率较多的词语之一,老酒战略看舍得,已经在行业内形成了一些共识。

所以,老酒这个事,还是可以重点关注的事情,现在的老酒有12万吨以上,其中2014年未提及老酒,2015年,2016年,2017年年报中只出现了一次老酒,说的是陈年老酒存量位列前茅,2018年正式公布储量为10万吨以上,2019年为12万吨,2020年为12万吨,2021年依然为12万吨以上。

从上述描述中我们可以得知,老酒这个战略也是最近几年才提出的事情,并且越来越重要,有网友怀疑舍得到底有没有这个老酒,我倾向于有这个老酒,数量也不会少,因为舍得的前身沱牌曲酒厂产能真的不小,卖不掉的不会倒掉,只会存起来,跟陈年茅台一样,酒是陈的香,这么多年人们都是这个认知,但是从来没有企业拿来当做噱头来吆喝,舍得是头一个。以前卖不掉的酒有很多,不好意思说出来是因为企业也觉得没面子,说明品牌力不行呗,但是天洋入住之后,新的局面打开了,就喊出来来这个老酒的口号,我认为也是营销手段而已,跟茅台酒只能产自茅台镇一样,有点玄,有点常识,还有点科学。

老旧战略没有错,估计以后也会继续发扬,但是年报中有句话说得有点过了,就比如泸州老窖的1573只能产量3000吨一样,牛逼可以吹,但是后面自相矛盾是肯定的事情,对于较真的投资人可以拉分,作为不合时宜的代表言论,如下所示:

2020年和2021年的描述跟2019年相同,都是说公司战略眼光独特,从1976年就知道了2020年高端白酒缺基酒的事实,也知道战略储存用于2020年的高端老酒,这牛逼吹的的有点过分了,你就说是卖不掉的基酒存了下来,导致被动的高端,这个事实其实无关酒质,还逻辑正确,我也是服了这个写年报的人了,老老实实赚钱也可以嘛,这点吹嘘,实在不值得反驳。

其实舍得真的是那时候剩下来的基酒,我也相信真的有这么多,也许还不止这么多,1996年产量就达到了2万吨产能,这么多年销量也不是太好的时候,就剩下了这么多老酒,姑且按照年报上说的12万吨来算吧,算算这些老酒到底能卖多少钱。

按照常规计算,XX度酒指单位体积酒含有XX%体积的乙醇,乙醇的密度是0.79g/mL,乙醇就是酒精。

质量=体积*密度。纯酒精的密度是0.79g/ml,低于水的密度1g/ml,二者混合后的密度就介于0.8g/ml-1g/ml之间,每500毫升的重量也就介于400克至500克之间,也就是在8两至1斤之间。

52度酒:V=[52%×0.79+(1-52%)×1]×500=445.4克,四舍五入按照450g计算或者500g计算都没有关系。

吨酒数量大约是1000(千克)×1000/450=2222瓶。

12万吨酒=12×10000×2222=2.6亿(瓶)

都知道,舍得酒业分为高中低档型,这种老酒主要用于添加型,而不是全瓶都是这种老酒,每一瓶都是老酒的意思是每一瓶酒中有老酒的含量,至于含量多少,跟档次相关,跟价格相关,我们假设这12吨老酒全部装瓶,价格按照销量最好,价格算比较亲民的52度品味舍得来计算,那么这部分酒的价值:

网上搜索3400一箱/6瓶,大概是550元/瓶,出厂价按照300-350出厂,给经销商150-200元/的利润,那么这批老酒价值为:300×2.6---350×2.6=780亿-910亿元之间。

按照2021年年报的净利率25%,毛利率81%计算,可以一次性产生的净利润为198亿元-231亿元,毛利润为636亿元-742亿元。

这样也就可以解释前不久茅台董事长说茅台有几万亿的存货了,估计也是这种算法,这么来算,舍得应该是价值千亿没有问题,但是这只能算是一次性收益,也可以叫非经常新损益,卖完企业就关闭清算了。

但是实际情况不是这样的,这么算也是比较粗略的一种算法,大家都知道这些老酒是添加,舍得每年也都在源源不断的产生新的基酒加入到老酒的储存之中,子子孙孙无穷尽也,不怕没有酒,只怕卖不掉,卖不掉也没关系,等到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这就是我们投资酒企的底气所在。

老酒这一块基本计算和论述完毕,继续学习年报中的其他东西,看看舍得到底值多少钱,因为现在处在新老股东交接的时间点,各种隐性的东西还无法显示,只能根据各种券商的预测,来大概的毛估估这些能不能实现。

中国这些酒企,除了茅台供不应求外,其他的都存在营销压力,也就是以销定产,舍得也不例外, 2021年年底舍得的设计产能6万千升,合计5.4万吨,生产量3.8万吨,销量3.4万吨,预计留存0.4万吨,这些白酒现在我认为应该是人为的预留了,而不是像上个世纪那样被动的预留,这个战略眼光是否正确要看下一个白酒景气周期公司的竞争力和品牌度了。

所以产量不是决定舍得盈利的关键,老酒也不是,营销方式和白酒大周期才是。比如茅台涨价,后面的各种酒企都会或多或少的估值得到提升,比如股权结构合理,激励措施到位,现在看舍得的股权和董事会成员分布,也应该是一个比较合适的结构。再就是战略的得当,从推出老酒战略的2021年到2022年来看,还是不错的结果。至于后面后不会崛起,会不会像汾酒一样持续几年的高增长,无法判断,但是在白酒景气周期内大概率会持续增长这点还是可以确定的。

所以,在不掌握新的管理层和新的股东利益方的经营水平之前,我们以券商公司的预测为准线,必要时候可以做适当的调整,就影响公司盈利水平的其他因素做以下分析:

2021年年报中显示,新增交易性金融资产14.13亿元,这项资产在2020年年报中没有提及,给出的解释为结构性理财产品,对当期收益(利润)的影响金额为0.2亿元。

2022年中报中显示,交易性金融资产为19.08亿元,增长了5亿元,依然为结构性理财产品,只能理解为舍得酒业账上钱也太多了,把天洋这个出血口堵上之后,把银行存款中的钱放到这个结构性理财中是管理层认为的好去处,跟洋河建立投资公司一样,都是管理层的认知,至于泸州老窖存款丢失事件,我估计现在已经不敢也不会再丢失了,那是当年时代的产物,对于半年报收益的影响为0.23亿元,占半年净利润的2.8%,大体可以忽略不计,但是这部分后续是不是要持续的增长值得关注。

货币资金不值得关注,扫了一眼,确实是把银行存款转为了结构性理财产品,顺手百度一下结构性理财产品安全吗?结果如下:结构性理财产品解释的东西比较多,我是非业内人士,看的不太懂,总之应该是存款加基金的组合吧,一边收息一遍高收益(风险),算是理财的一种变种。

现在这种产品占据了舍得净资产的34.6%,占据总资产的22%,是一个值得关注的地方,可是也无法关注太多的地方,分类为类现金也就可以了。

其他的项目如应收账款,应付账款,应收票据,应付票据,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其他应收款,存货等等常规科目,不需要特别关注,作为一个经常看报表的业外人士认为都挺正常,都符合一般白酒企业报表特点。

一个细节是投资性房产,在2021年报表中给减少了不少,其中2018年-2020年都是1.2亿元左右,在2021年中为0.36亿元,2022年半年报中为0.36亿元,主要原因是投资性房地产转为自用,同时资产性质变更为固定资产和无形资产,并进行逐年折旧,以前采用公允价值模式进行计量,不对投资性房地产计提折旧,以资产负债表日投资性房地产的公允价值为基础调整其账面价值,公允价值与原账面价值之间的差额计入当期损益。

对于这个调整,我认为是公司出于审慎的态度来进行,自用的就是自用的,用成本法来计量,同时转为自用,计提折旧,剩下的那些经营租赁的房屋采用公允价值计量的也不足总资产的1%,对公司基本无影响,以后的编制或者分析报表过程中都可以忽略不计。

对于营业成本,销售费用,管理费用,财务费用,现金流量,税费提取等,也大概扫了一眼,看不出有何值得关注的地方,环比或者同比都不具备对比意义,因为这是新的管理层互相妥协的结果,无论是蒲吉洲,张树平还是郭广昌,都在小心翼翼的经营着这家双方都在极力呵护的企业,能不能走出来现在只能靠时间来证明。

最后再说一点财务报表整体看起来的问题,就是看起来比较简洁了,相对于2020年来说的,超过亿元基数的资产形式为主要资产形式,2021年主要资产形式为5项,2020年主要资产形式为9项,简洁率达到了40%,我认为一家优良的白酒企业就要向茅台五粮液看齐,别整那么多花花样式,越简洁越好,就像2021年的舍得一样,货币资金(类现金资产),存货,固定资产也就够了。负债方面减少了一个科目就是短期借款,也挺好。

这就是2021年舍得年报报表的直观印象,做个总结:

舍得是一家历史悠久的上市酒企,曾经阔过,又衰落过,换过3个东家,目前市场期望值比较高,清香型酒红过,清香型酒红过,现在酱香型正在大火,但是舍得老总预言,香型的尽头的老酒,老酒看舍得,这个饼画的令人心潮澎湃,隔壁的馥郁香型的酒鬼不服。

4、公司估值情况及买卖点

2022年券商预计净利润16.8亿元,25倍市盈率估值为420亿元,加持近千亿的老酒储备,可以给出30倍的溢价,那么504亿元是当前合理的估值。

合理估值只适合持有,不适合买入,买入应该是看三年后的估值然后打折才行,三年后券商估值29亿元,比现在翻一番,对于这个估值我持谨慎态度,有线性外推的嫌疑,但是反驳又拿不出适当的证据,于是只能拍脑袋降低市盈率来迎合这个利润,增加买入的安全边际或者适当降低增速,市盈率不变,基本也是一个意思。

白酒企业最大的风险就是经销商囤货,酒卖不出去了,这个原因很多,无法预测,只能观察某些片面的指标来验证是不是库存高企,比如2013年的泸州老窖,2019年的洋河等,这个时候事后看往往是企业最好的买点,2020年的舍得也是好买点,但是跟2013年的茅台泸州和2019年的洋河不一样,他是在打满一种天洋退出的预期,那时候市值不过200多亿元,是一个好买点。

所有的企业都在周期中,现在白酒企业都在景气周期内,都在大幅度的正增长,那么就看出来谁更好一点,只有低谷中才能看出企业的竞争力,我虽然相信所有的香型火过之后是老酒,但是也不一定相信老酒卖的最好的一定是舍得,说到底还是概率和赔率的问题,舍得是一个有预期,有看点,有底蕴,又爆发点,有待验证的一个较好的企业,所以我给舍得一个我认为大概率会赚钱的估值,那就是券商预计利润下20-25倍估值,或者20%增长后对应25-30倍估值的市值。

估值:20-25×29=580-725亿元

或者16.8×1.2×1.2×(25-30)=604-725亿元。

算出这个结果不意外,这就是我对舍得当前的认知水平,现在合理的买入价:

(580-725)×(0.5)=300-362亿元之间,也就是股票价格位于93-113元之间才有买入的安全边际。

本人去年曾经短暂过持有一段时间舍得酒业,目前没有持有舍得酒业的股票,不存在唱多或者看空,但是肯定存在错误和片面理解,只是根据自己理解对舍得酒业做一个总结而已,有机会再看看其他的酒企,再做个行业内横向比较才是完整的分析。

huafeng1103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3年8月28日 19:34:14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diujiu.com/jiage/142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