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蜀春十年 皖蜀春白酒价格

huafeng1103 酒价格皖蜀春十年 皖蜀春白酒价格已关闭评论14字数 2651阅读模式

本文由XN知酒原创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知酒团队(ID:XNzhijiu)值班编辑| 小知既能做到产区竞合,又能实现分散发展,中国白酒唯徽酒能尔。——编者按曾经的东不入皖已成过去式,随着市场竞争加剧、马太效应凸显,全国各个市场都面临着更加残酷的内外部竞争,2020年的徽酒掉队是行业的共识,2020年以古井贡酒为首的徽酒均是出现营业收入下降。近日,随着徽酒头部企业年报的纷纷公布,徽酒似乎已发生反弹的改变。据2021年年报显示,古井贡酒、口子窖酒、迎驾贡酒纷纷交出双速增长的业绩报告,一扫去年颓势,实现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双双丰收。徽酒四杰之一的金种子也因引入央企华润集团的战略投资而股价上涨,连续多日涨停,引发行业关注。古井凭借品牌的高举高打,通过省内高地市场的深挖和全国化布局的持续已经稳坐徽酒头把交椅,体量超百亿。而口子和迎驾同处第二阵营,正在激烈角逐徽酒二哥之位。金种子也凭借华润的资本力量,焕发新春。这样的表现究竟是徽酒回暖,还是昙花一现?

一强两大一确定,徽酒最新格局

安徽作为中国白酒版图中的一方诸侯,总体白酒产量大约在30万千升,注册酒企8000余家,市场容量大约在350亿规模,其中省内品牌占比超过70%。经过多年的发展,已经孕育出古井贡、口子窖、迎驾贡、金种子酒等四个上市公司,同时分布着文王、临水、宣酒、皖酒、沙河、明光、高炉家(徽酒集团)等区域特色品牌,还星星点点的存在着皖蜀春、金口酒业、庄子道等大量中小型酒企,可谓是百花齐放。自上世纪90年代,八大徽酒群星绽放;进入2000年后,古井贡酒、口子窖酒、迎驾贡酒、金种子酒交替争锋,争坐徽酒第一宝座;2015年后,古井贡酒、口子窖酒、迎驾贡酒形成第一梯队,金种子酒则逐渐掉队。时间来到现在,徽酒目前的格局已发生巨大改变。前不久,古井贡酒披露2021年度业绩快报。数据显示,2021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32.71亿元,同比增长28.95%;实现营业利润30.86亿元,同比增长26.78%;归母净利润22.91亿元,同比增长23.54%,牢牢占据徽酒龙头地位。相较之下,徽酒榜眼之争进入白热化阶段。公告显示,2021年口子窖实现营业总收入50.29亿,同比增长25.37%;实现净利润17.27亿,同比增长35.37%。这已刷新了口子窖上市以来历史新高,同时也意味着口子窖正式进入到50亿白酒赛道。迎驾贡酒则以45.7亿的营收及11.9亿净利润紧跟其后。两者营收仅相差4.5亿,榜眼竞争尤为激烈。在曾经的徽酒四杰当中,金种子目前已经掉队。根据2021年的业绩预亏公告,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1.55亿元到1.85亿元,2020年同期盈利约为6940万元,销售净利率持续走低。但在华润入股之后,金种子将得到翻天覆地的确定改变。毕竟华润过往的经验和强有力的央企背景,以及强大的渠道能力,金种子可实现增强品牌背书,提振市场信心,解决资金、资源等短板,重塑四杰荣光。

跳脱营销苦海,品牌真香

在白酒行业,西不入川,东不入皖的说法由来已久,这句话是形容外来品牌开阔安徽市场的难度。毫无疑问,在企业品牌进入渠道竞争时代,徽酒在安徽市场造就了渠道神话,外来品牌难以撼动徽酒在省内的地位。与其他省酒不同的是,徽酒当年将大部分精力放在了渠道营销上,徽酒省内市场价格内卷尤为严重。不止如此,甚至徽酒还开发出盘中盘,通过餐饮小盘,和分销体系带动市场大盘。彼时社会经济还不发达,当初能去饭店吃饭宴请的,一般社会层次都比较高,唤醒了高层次的源点人群,再借助他们的势能,使品牌在市场启动初期,快速在市场产生推动力。轻品牌,重营销可谓是当时徽酒的真实写照,一度让徽酒企业风生水起。可随着时代发展,白酒进入品牌化竞争,徽酒一度陷入窘境。环顾当下,徽酒已摒弃了以往趋之如骛的渠道营销,转向品牌化破圈。古井贡酒近年则是通过加快全国化、次高端的推进速度,初步实现泛全国化布局,也让企业成功迈入百亿俱乐部。口子窖酒,在确定了多曲并用自然兼香的品牌定位后,深挖兼香品类领域,推出高端大单品兼香518,定位500元以上价格带,并提出百亿口子发展战略,开始针对性地拓展外围市场。2021年,口子窖酒营业收入首次突破50亿大关。迎驾能够实现快速增长的主要原因是,及时地进行品牌升级和产品迭代,在徽酒市场竞争格局中做到了另辟蹊径,开辟了竞争新蓝海 ——选择了洞藏的概念,走上了一条使迎驾快速发展的专属赛道。金种子酒也在努力突围,从战略层面进行调整,先是启动馥合香打造次高端第二曲线,再是引入央企华润战略投资拉升股价上涨。可以确定的是华润强大的资源整合能力和渠道能力将会助力金种子的崛起。

差异化起步,难在全国化

对于目前的徽酒而言,和其他省酒如出一辙。在竞争日益激烈,集中度高速提升的白酒行业,偏安一隅之地或许短时间能享受一定的消费升级红利,但长期来看,势必会面临同档次全国性酒企的竞争。因此,在整个徽酒市场还没到最终的稳定格局之前,徽酒企业必须走出去,全国化是发展必经之路。古井贡酒毫无疑问为徽酒及其他省酒提供了一份全国化范本,古井贡酒能够从一个偏安一隅县级酒企成长为一个名振中国省酒样板得益于全国化战略的成功。古井贡酒的全国化是不断提升和完善产品结构,寻求与其他品牌的差异化,再深化省内市场,打造省外重点市场的方式逐步布局全国化。同时通过收购湖北省白酒品牌黄鹤楼、明光酒业以及进军酱酒,不断扩大产品和市场版图。2018-2020年,古井贡酒华中地区实现营收分别为78.67亿元、93.27亿元、90.16亿元,华北地区实现营收分别为4.37亿元、5.57亿元、6.93亿元,华南地区实现营收分别为3.68亿元、5.21亿元、5.8亿元。虽说大部分营收还是来自华东地区,但全国化步伐已越发平稳。梳理其他徽酒的发展脉络,差异化已显现。据数据显示迎驾贡酒的省内营收占比公司总营收的60%,相较之下,口子窖明显高于前者,省内营收占比达80%。显然,口子窖以省内市场为绝对主导。对标口子窖在省外市场拓展的弱势,迎驾贡酒通过整合资源,加速市场拓展,完成安徽市场全面布局到区/县,江苏市场全面布局到地级市,巩固六安、合肥、南京、上海等市场战略地位,持续强化省外优质市场,开拓阵地市场。随着徽酒市场开放度越来越高,以及省外其它名酒的挺进和深度布局,安徽省内的市场竞争势必进一步加剧。因此,在面对省内市场不断遭受全国性名酒企的积压,徽酒如何打好防守战的同时进攻全国市场,是摆在徽酒四杰面前,急需解决的问题 。

huafeng1103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3年5月30日 17:16:42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diujiu.com/jiage/99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