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初舍文化艺术有限公司(关于杭州初舍文化艺术有限公司的简介)

huafeng1103 好资讯杭州初舍文化艺术有限公司(关于杭州初舍文化艺术有限公司的简介)已关闭评论1字数 4826阅读模式

澎湃新闻记者 廖阳 实习生 旺珍 刘丽宁

2006年6月,杨晓东和弟弟自驾旅行路过阳朔,途经当地的糖厂旧址。他莫名想起塔可夫斯基电影《乡愁》中的场景,心念一动,把老厂拿下,改造成了名动一方的糖舍。

2020年11月,北京大学教授戴锦华来到糖舍,开讲塔可夫斯基的《乡愁》。这堂名为影像的诗行的讲座,吸引了天南地北的众多听众,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周榕、三联生活周刊主编李鸿谷、策展人欧宁、电影人叶静、大提琴家宋昭、民谣音乐人小娟&山谷里的居民、电台主持人春晓、建筑师董功、建筑师郭廖辉等都在现场。

戴锦华的讲座是糖舍持续两个月的糖火艺文祭的一部分。2020年10月31日以来,这里举办了丰富多样的艺文活动,从讲座、摄影展、后摇专场、民谣之夜到山体三维投影艺术展,直到12月31日跨年夜迎来最高潮——燃烧火塘,寓意去旧迎新,为新的一年祈福。

历经半个世纪的风雨,这座1969年的老糖厂华丽变身,成了阳朔当下最热门的艺文空间。

糖舍

糖舍是怎样炼成的

在广西桂林阳朔,曾经有一家红极一时的糖厂,直面漓江,群山环绕。

糖厂占地面积3万平方米,1969年投产,日产量高达200余吨。厂里200多个工人天天三班倒,干得热火朝天,糖厂周围也是车水马龙。

那时候,糖是计划供应的紧俏货、孩子们的最爱、产妇们的补品,糖厂作为社会主义建设的先锋和典范,一直让阳朔人民引以为傲。

三十年过去,全国经济腾飞,进口物品喷涌,糖厂古老的压榨手法已经不适应时代的需要。1998年,政府为保护当地水资源,停止了糖厂的大规模运营。

糖厂

糖厂退出历史舞台,但故事还在继续。

杨晓东与糖厂相遇于2006年。和弟弟自驾旅行途经糖厂时,他们远远望见一个大烟囱,直驱漓江边,在废旧的桁架边停下,那天刚下完雨,回头一看,水中竟然有老建筑的倒影,我被震撼了。

这个场景,让杨晓东联想起了塔可夫斯基电影《乡愁》中的最后一个镜头:主人公坐在意大利一座废弃的哥特式教堂里,面前一摊水,水中倒影着俄国的家乡,母亲、太太、孩子迎面走来。

初看电影时,杨晓东被这个画面震撼,甚至断片了几分钟。后来,他还专门跑到意大利托斯卡纳地区的锡耶纳,按图索骥电影中的教堂。

是糖厂选择了我们。杨晓东是酒店发烧友,那一刻,他发现糖厂具备成为一座好酒店的气质,决定把它买下来。当时,漓江沿岸很多工厂静待拆除,在杨晓东等人的争取下,糖厂因为独特的建筑风格与四周壮美的山水,被解救出来。

老建筑

2007年,曾经改造上海1933老场坊的设计师赵崇新来到糖厂,本着修旧如旧的设计方案,开始修复濒临倒掉、消失的老建筑,如匠人一般细细雕琢这件庞大的艺术品。

从水泵房、桁架、大烟囱到压榨车间、大锅炉房、小锅炉房、制炼车间,糖厂的生产流程均被完整保留,且化身为全新空间。从胸怀祖国,放眼世界到 艰苦、奋斗、勤俭、建国,糖厂外墙上那些镌刻着时代印记的标语,也被原样维护。

民间的工业建筑太美了!我们把老建筑保留下来,实际上比建新建筑更贵,花的时间更长。老建筑的修复持续了八年。杨晓东记得,修屋顶时,因为没经验,他们从山上采购了一批新木材,光是等它们晾晒到不再变形,就等了三年。

老建筑保留下来,糖舍的魂才在。直到现在,当地人还习惯称这里为糖厂,马路对面的公交车站牌还写着糖厂站。

老建筑

2013年,设计师董功在赵崇新构思的基础上,在老建筑外围增加了新建筑,完成主客房楼、别墅区客房楼以及健身中心、水疗、景观池的设计。

熟悉阿那亚的人对董功一定不会陌生,当地的网红地标——孤独图书馆、阿那亚礼堂,都出自这位设计师之手。而他接到糖舍的设计邀请时,比阿那亚还早。

新建筑

设计新建筑时,董功始终以老建筑为核心,让主客房楼、别墅区客房楼呈合围之势,把老建筑包起来。

为了呼应老建筑,主客房楼的外立面选用了颗粒感强的木纹清水混凝土,还设计了坡屋顶;为了呼应桂北民居的风貌,主客房楼外搭起了回字形花砖墙,远望如一件镂空的、玲珑剔透的工艺品;而为了呼应周围的喀斯特地貌,主客房楼还特别挖了三个竹构溶洞,瞬间让这栋长条形的建筑灵动、通透起来。

董功还建了三个景观池,把周围的群山引入室内——层峦叠嶂倒映在水中,即便在室内,你也仿佛身在山水之中。

而作为整个糖舍的缘起,原本废弃的桁架所在地被改造成了泳池,抬眼望去,和《乡愁》里的教堂有异曲同工之妙。

《乡愁》

泳池

2017年7月,糖舍开业。2018年,董功把糖舍带去了威尼斯建筑双年展。将自然之美、建筑之美、残缺之美完美融合,糖舍迅速出圈,风靡设计圈。

2018年1月,超模杜鹃来到糖舍,泛舟漓江,漫步山间,为杂志《卷宗》拍了一组时尚大片。2019年1月,在Ahead Global国际酒店设计大奖上,糖舍PK掉一同参赛的东京虹夕诺雅,斩获最佳度假酒店,并拿下全球终极大奖。2019年7月,法国建筑专业杂志《AA》以糖舍为封面,法文标题直称建筑的根本作用是发现和揭示一个世界的精神。

英国建筑专业书籍《PHAIDON》、德国建筑专业杂志《DETAIL》、意大利建筑设计杂志《CASABELLA》……登上建筑类、设计类、生活方式类杂志的封面报道对糖舍来说已经不新奇,但频频得奖,对杨晓东来说完全是意外之喜。

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别人可能超过三年就不会干了,我们从头到尾花了十二年。开船的时候,别人都能跳,你没法跳,船是你的呀!最后出奇迹了。杨晓东坦承,很多国际评奖人并没有来过糖舍,往往因为几张照片或一段视频,便被打动了。

有历史、有故事的糖舍成了阳朔的地标性建筑,怀旧风劲吹的当下,吸引一波又一波人来打卡,对桂北甚至整个广西的带动是全方位的。

因为糖舍的成功,杨晓东甚至有了厂长的绰号,广西的老厂纷纷邀他改造,有两年时间,他辗转各地探厂,看了不下四五十个。

艺文祭是怎么来的

风险投资人的身份之外,杨晓东还是一个标准的文艺青年。

2000年,因为喜欢大画幅摄影,他跑到北京电影学院追随冯建国学摄影,冯老师说,好的摄影要从电影感悟,他又趁机了解了不少艺术电影,印象最深的就是塔可夫斯基的《乡愁》。

杨晓东是旅行爱好者,后来,他转变了旅行思路,开始跟着电影场景去出游。一开始,他还会自带摄影设备,三脚架和相机加起来25公斤,被罚了几次,他再也不敢把设备带出国了。

糖舍旧影纪略

文艺的种子早已埋下。也因此,糖舍问世后,除了日常的功能区,还开辟了许多艺文空间。

例如,大堂里陈列着三幅装置,回应桂林山水,再分别与老糖厂、新建筑对话,由青年雕塑艺术家吴蔚定制而成。

画廊里陈列着刘传宏的系列画作糖舍旧影纪略,画家虚构了一位民国人物刘石樵,并从日记的视角,记述了他留学归国后开建糖厂的家族故事。这些日记看起来和老照片无异,用虚构的人物来讲历史,历史也变得好玩,不是那么沉重了。

放映厅里,每天下午3点会放《刘三姐》,每天晚上8点会放《乡愁》:前者拍摄于1961年,取景于阳朔,是国内家喻户晓的民俗风光音乐故事片;后者拍摄于1983年,是糖舍的初心,可以帮助每一位来客了解糖舍的起源。

2020年7月,在有意识的策划下,糖舍拥有了全新的艺文版块,演出、展览、诗歌等活动纷至沓来。7月第一场演出,1969酒吧迎来了歌手Chace、吉他手肖骏、鼓手安雨,三个大男孩玩得不亦乐乎。那时候,《乐队的夏天》第二季还没播出,他们还没有以Mandarin乐队之名爆红网络。

随着艺文活动越来越密集,糖火艺文祭应运而生,一直从2020年10月持续到12月。

戴锦华

电影是20世纪留给人类最伟大的艺术遗产,而在这份遗产中,塔可夫斯基是王冠上的钻石。一生中,如果你没与塔可夫斯基相遇过一次,那是你的缺憾。2020年11月,戴锦华的讲座掀起一波小高潮,她分析了电影《乡愁》中的许多重要场景,包括与糖舍泳池相似的教堂,似乎罩在一个镂空的水泥架壳子里,这是塔可夫斯基电影最重要的造型特征。

塔可夫斯基是公认的电影诗人,晚年拍摄的《乡愁》高度诗意化,门槛很高,过去20年没看懂的地方,戴老师一两句话我就明白了。杨晓东记得,讲座那天到场的观众都是文艺界的大咖,这正是文艺的吸引力。

戴锦华、民谣音乐人小娟&山谷里的居民、大提琴家宋昭等

民谣音乐人小娟&山谷里的居民、大提琴家宋昭也来了:他们在1969酒吧并肩演奏;他们在漓江上泛舟,以山水为幕放歌;他们漫步于石头城的石阶上,哼起民谣,拉起大提琴,动人的琴声里仿佛藏着石头城旧日的故事,伴随着琴声,戴锦华从石墙后走出来,有感而发了一通感想。

藏香

2020年12月,已经成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的冯建国,也来糖舍开起了大画幅摄影展藏香。

冯建国是第一个将国外学院派大画幅摄影教程带回国的艺术家。2000年前后,他扛着一台古老又沉重的相机,去西藏寻梦,去边陲和雪域朝圣,用大画幅定格了一大批明胶银盐照片,此次展览展出了其中近二十幅作品。

逆流而上

同样是2020年12月,毕业于英国皇家艺术学院的90后艺术家刘佳玉,在糖舍喀斯特花园裸露的岩壁上,造了一个逆流而上的梦。这是一件山体三维投影艺术作品,远方的投影打到岩壁上,就像灵动的水流漂浮其上。

刘佳玉2020年7月底第一次来糖舍采风,回房后突然发现,岩壁正对着阳台,在黑暗中被一束清淡的白光打亮,仿佛看到了水流。那一刻,她灵感迸发,直觉这就是她想做的新作品。真正做起来才发现,岩壁有八九百平方米,投影需要穿过一百米的距离,才能打到上面。经过近半年与伦敦技术团队的远程工作,刘佳玉最终以6台28000流明的高清投影实现了逆流而上。

篝火民谣之夜

平安夜和圣诞夜,民谣音乐人陈斐流浪到糖舍,连演了两场篝火民谣之夜,拉着贝斯和鼓手,他唱起了《沾青》《琥珀》《白马》……

身前是蓝色的泳池,身后是幽静的漓江、漫天的烟花,旁边是烧得正旺的篝火,观众或是围着篝火烤地瓜,或是跳着热烈的竹竿舞……在国内外开过那么多场音乐会,陈斐还是第一次面对这样有烟火气的演出场景,虽然手都被冻僵了,他还是忍不住感慨,环境太美,太好玩了!

入木火塘

历史悠久的火塘文化遍布西南地区的少数民族村落,不仅可以围炉取暖,还会用来祭祀神明、祈求安泰。跨年夜,建筑师郭廖辉为糖舍量身定制的装置入木火塘,在迎风而立两个月后,燃起熊熊烈火,人们在炙热的火焰中,告别2020年,迈入2021年。

这是一个临时的建筑,但我不希望做成礼品盒一样精致,还是要能和周边的环境产生联系。郭廖辉最终设计出一个轻盈、抽象、充满骨骼感的火塘装置:上下叠加的三组木方构成了垂直向骨骼;三组黑色麻布的裙摆遮挡住了主体结构,远望像杉树,像缩小的屋顶,又像过大的雨伞;三层屋顶提供了一个庇护的空间,人们可以躲进木结构下方的空间,围着篝火席地而坐。

一个装置对于一个场所,就像一个建筑对于一个城市。看完入木火塘,建筑师董功感慨装置的重要性。

不同视野、不同角色的人,因为艺术聚集到这样一方有沉淀的土地上,从各自的艺术视角挖掘这个场地的特质,是有意义的。郭廖辉这样评价糖火艺文祭。而在跑遍了欧洲的博物馆和美术馆后,冯建国感慨,艺术的生命力最是持久,只有艺术能代代相传,滋养后人的精神世界,这也是糖火艺文祭的意义所在。

虽然还在摸索阶段,杨晓东已经决定,将糖火艺文祭固定下来,每年10月到12月举办,打造成一个在地性的艺术节,许多人来阳朔看山水,看完山水,也可以来糖舍听一场音乐会、看一场展览。

如今,越来越多音乐人在南方巡演时,会把糖舍列为其中一站,糖舍日常的演出也已经排到2021年6月。

糖舍甚至还有艺术家的驻留计划:艺术家来了,有灵感就创作,没有灵感,也不会强迫。音乐、舞蹈、声音、装置、多媒体……杨晓东对任何形式的艺术都不排斥、都很包容,这里有山、有水、有老建筑,可以取材的东西很多。

就像刘佳玉,她的投影艺术是即时的,转瞬即逝,也没法收藏,杨晓东请她来时,也不知道她会不会有灵感,会不会有创作成果。结果,她做出了逆流而上,弹眼落睛,一千个人里面能有一个回馈,对我来说都是惊喜。

在山水与建筑之中,糖舍正在用有趣的艺文活动,活化当地人的生活。

责任编辑:程娱

校对:丁晓

huafeng1103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3年3月31日 17:19:23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diujiu.com/zhixun/2973.html